首页 理想论坛 股市直播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扫描关注:理想财富微信公众号
理想选股APP
扫描下载理想选股app
提防这个“大坑”: 康美药业成了跨年大案
2019-01-13 02:52:19 来源:华夏时报

K图 600518_1

  很不幸,在2018年12月28日晚,康美药业(600518.SH)因为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成为2018年A股市场最后一桩大案,也将开启2019年A股市场的黑天鹅。


  2019年1月2日,A股新年开盘,康美药业应声跌停。1月3日,继续趴在跌停板上。不过,1月4日,康美药业仅跌4.02%,收盘价7.16元,成交量208.2万手,成交额14.65亿元,换手率高达4.73%。1月9日,报收于7.79元,暴涨9.87%,刀口舔血的不少。


  对于长期持有康美药业的投资者来说,康美药业给他们带来的是无妄之灾。2018年10月11日,康美医药收盘价21.68元,相比如今的7.16元,已经缩水将近67%。2018年5月28日,康美药业股价高达27.72元/股,如今缩水近75%。


  更不幸的是,市场频频曝出康美药业被坐庄操纵股价。万幸的是,康美药业终于被立案调查,损失惨重的投资者期盼能够得到赔偿。


  中国证监会1月5日发布消息称,新年伊始,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到证监会稽查局、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就进一步做好稽查执法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这已是刘士余连续3年在新年首站调研稽查系统,足见其对稽查执法工作的高度重视。


  投资者期盼“妖股”康美药业能够被尽快调查清楚,投资者报名索赔也正在进行。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维护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权威,需要严格执法。


  “妖股”康美药业


  从一开始,便是一粒《罂粟花种子》。


  据媒体报道,2000年到2012年,李量利用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约694万元,康美药业名列其中。


  2000年至2014年,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行贿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涉及金额200万港元、人民币60万元。


  2004年至2011年,马兴田曾行贿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共计500万港元。陈弘平为马兴田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提供帮助。


  2014年8月至2015年11月,原任广东省食药监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康美药业总经理马某、副总经理李某贿送的现金共计30万港元。


  行贿上市,用钱买官,钱权交易,在康美药业身上应有尽有。


  康美药业更“妖”的事情,在于股价被坐庄操纵。2018年10月,有网络文章称,因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深圳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王廉君,被公安经侦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操纵标的可能涉及康美药业。


  10月16日开盘后,康美药业股价一泻千里,闪崩跌停,之后几个交易日连续跌停。


  10月17日,康美药业公告声明,对外界质疑该公司存在货币现金高、存贷双高、大股东股票质押比例高,以及中药材贸易毛利率高等一系列财务问题,逐条进行回应,称大股东质押股票用途不存在脱实向虚。


  10月18日,康美药业继续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许冬瑾拟在6个月内以5亿-10亿元增持。不过,至今为止,仍未见康美药业披露有关增持进展的公告。


  对于王廉君被采取强制措施的传闻,康美药业在10月25日发布澄清公告称,博益投资自设立以来不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王廉君表明其被采取强制措施系因涉嫌内幕交易普邦股份(002663.SZ)。公司控股股东康美实业、实控人马兴田和一致行动人等声明与承诺:不存在利用其他账户买卖康美药业股票,不存在利用其他账户从事康美药业股票内幕交易和操纵康美药业股价的情况。


  博益投资与康美药业关系紧密,该公司由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控制,王廉君于2001年至2010年6月在康美药业任职,担任博益投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股东为普宁康美实业有限公司、许冬瑾,持股比例分别为90%、10%。


  值得注意的是,许冬瑾是马兴田的配偶。


  如今,康美药业终于因为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华夏时报》记者连日多次致电康美药业官方董秘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多次致电董秘邱锡伟本人手机号,也无法接通。1月2日,《华夏时报》记者致函采访有关信披违规原因,至今未获回复。


  死猪不怕开水烫,投资者的知情权被严重损害。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认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资本市场信心脆弱的情况下,对康美药业的信披违规立案调查彰显了资本市场的温度,保护投资者的知情权,强化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义务,确保资本市场的公开、公平和公正。


  财报造假?


  如果翻看康美药业的财报,会被其优秀的数据深深吸引。一位投资者在康美药业被立案调查前,多次向《华夏时报》记者称颂康美药业的龙头地位,财务数据如何如何漂亮。如今深陷其中,痛苦不堪,悔不当初。


  2017年康美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64.77亿元,同比增长22.3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1.01亿元,同比增长22.77%。2018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54.28亿元,同比增长30.3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8.47亿元,同比增长22.1%。其中包括3661.74万元的政府补助。


  截至2018年上半年,康美药业账上货币资金398.85亿元,占总资产的50.66%,应收利息高达0.53亿元。


  虽然坐拥大量现金,康美药业却痴迷于借贷。从2012年中报到2018年中报,康美药业短期借款由15亿元增至124.52亿元,增幅超8.3倍,高于货币资金增幅。坐视数百亿现金躺在账上,既不购买理财产品,也不还贷,却白白浪费每年数10亿元财务费用,并且公司已获利息倍数已降至2000年中报来最低。


  康美药业账上的钱到底存不存在?是当前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另外,据报道,康美药业还存在“消耗性生物资产”的迷局。利润亏损未进行存货减值处理,会计处理方式是否适当?人参种植面积越来越大,员工人数和营业收入反而降低,消耗性生物资产真实性存疑。


  不仅如此,2018年三季报显示,康美药业第一大股东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股权质押比例为91.91%。第七、八、九大股东都是康美药业的关联方,股权也都近100%质押。


  市场担忧,质押套现,然后操纵自家股票。


  从监管层传递的信号来看,2019年严格监管的方向不会动摇。“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要引进外国资本进入我们的资本市场,要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也要加强监管。内资外资要平等监管,还要平等保护。不保护人家私人财产,谁愿意到这里投资?资本肯定去那些法制化、营商环境比较好的地方,现在中国很重视优化营商和法治环境。”刘俊海坦言。

理想财富官方微信 回顶部 到页底
理想财富官方微信